icon
当前位置:

俞晓群︱五行占:鼔妖之宠树私戚

其十一,苏峻在历阳外营,将军鼓自鸣,如人弄鼓者。峻手自破之,曰:“我乡土时有此,则城空矣。”俄而作乱夷灭,此听不聪之罚也。

其十四,吴兴长城夏架山有石鼓,长丈余,面迳三尺所,下有盘石为足,鸣则声如金鼓,三吴有兵。至安帝隆安中大鸣,后有孙恩之乱。

其七,孝武帝太元五年六月甲寅,雷震含章殿四柱,并杀内侍二人。十年十二月,雷声在南方。十四年七月甲寅,雷震,烧宣阳门西柱。

其九,义熙四年十一月辛卯朔,西北方疾风发。癸丑,雷。五年六月丙寅,雷震太庙,破东鸱尾,彻柱,又震太子西池合堂。是时,帝不亲蒸尝,故天震之,明简宗庙也。西池是明帝为太子时所造次,故号太子池。及安帝多病,患无嗣,故天震之,明无后也。六年正月丙寅,雷,又雪。十仲春壬辰,大雷。九年十一月甲戌,雷。乙亥,又雷。

其三,愍帝建兴元年十一月戊午,会稽大雨震电。己巳夜,赤气曜于西北。是夕,大雨震电。庚午,大雪。案刘向说,“雷以二月出,八月入”。今此月震电者,阳不闭藏也。既发泄而明日便大雪,皆失节之异也。是时,刘聪僭号平阳,李雄称制于蜀,九州幅裂,西京孤微,为君失时之象也。赤气,赤祥也。

其十三,孝武太元十五年三月己酉朔,东北方有声如雷。案刘向说,以为“雷当托于云,犹君托于臣。无云而雷,此君不恤于下,下人将叛之象也。”及帝崩而天下渐乱,孙恩、桓玄交陵京邑。

其十二,石季龙末,洛阳城西北九里,石牛在青石趺上,忽鸣,声闻四十里。季龙遣人打落两耳及尾,铁钉钉四脚。寻而季龙去世。

班固汉志在听之不聪目下,有鼔妖一项。如《南齐书·五行志》所言:《听传》曰:“不聪之象见,则妖生于耳,以类相动,故曰有鼓妖也。”一曰,声属鼓妖。前文已记《汉书》《后汉书》以及《晋书》鼔妖例目,包括雷震。本处续记《晋书》例目如下:

其四,元帝太兴元年十一月乙卯,暴雨雷电。永昌二年七月庚子朔,雷震太极殿柱。十二月,会稽、吴郡雷震电。

其八,安帝隆安二年九月壬辰,雷雨。元兴三年,永安皇后至自巴陵,将设仪导入宫,天雷震,人马各一俱殪焉。

其一,惠帝永康元年六月癸卯,震崇阳陵标西南五百步,标破为七十片。是时,贾后打救鼎辅,宠树私戚,与汉桓帝时震宪陵寝共事也。后终诛灭。永兴二年十月丁丑,雷震。

其二,怀帝永嘉四年十月,震电。

其五,成帝咸跟元年十月己巳,会稽郡大雨震电。三年六月辛卯,临海大雷,破郡府内小屋柱十枚,杀人。玄月二日壬午破冬,会稽雷电。四年十一月,吴郡、会稽又震电。

其十,惠帝元康九年三月,有声若牛,出许昌城。十二月,废愍怀太子,幽于许宫。明年,贾后遣黄门孙虑杀太子,击以药杵,声闻于外,是其应也。

其六,穆帝永跟七年十月壬午,雷雨震电。升平元年十一月庚戌,雷。乙丑,又雷。五年十月庚午,雷发东南方。